上等兵王宇:两次入伍,铁心戍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解放军报记者 严贵旺 通讯员 牌 杰编辑:茶光中
2016-02-17 11:19

从乌苏里江畔到喜马拉雅山麓,西藏军区乃堆拉哨所上等兵王宇矢志报国传佳话——

两次入伍 铁心戍边

■解放军报记者 严贵旺 通讯员 牌 杰

图:王宇(左一)和战友正在巡查边境线。 李 西摄

寒冬时节,西藏军区乃堆拉哨所大雪纷飞。寒风中,上等兵王宇走上哨位,双眼紧盯边境线。

这一幕,与他在东北边防从军时的情景似曾相识。那时,第一次参军入伍的王宇,在原沈阳军区某边防团开启军旅梦想。如今,第二次参军入伍的他,在雪域边关重启军旅之路。

日前,记者走进这个雪山哨所,聆听这位战士戍边卫国的故事。

北国戍边,让他明白了“有国才有家”

乌苏里江畔,哈气成霜,滴水成冰。

2010年12月,王宇入伍来到原沈阳军区某边防团。在寒冷的北疆,这个来自“天府之国”的四川小伙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好的感觉不仅仅来自气候。这个深受军旅题材影视剧感染,到军营寻梦的90后,入营没多久便感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没有酷炫的武器装备,不见身怀绝技的班长排长,直线加方块的生活,严格正规的管理,一度动摇了他参军入伍的信念。

有一次,由于内务卫生不合格,王宇受到了班长的批评。长期累积的懊恼情绪,让王宇一瞬间爆发出来:“站岗执勤叠被子,在边防当兵真没劲,我不想干了!”

这一幕,正好被时任该团副参谋长的赵良科撞见。赵良科是原沈阳军区有名的“独臂教头”,虽然曾在组织连队训练时因炸药包意外爆炸失去了右手,但他身残志坚、矢志精武,带领连队先后11次刷新军区训练纪录,29次夺得省军区以上比武竞赛第一,个人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

赵良科了解事情的原委后,主动找到王宇说:“小王,我们走走。”一路上,心怀忐忑的王宇以为会受到严厉批评,谁知赵良科却径直将他带到了驻地的虎头要塞遗址。

走进阴暗潮湿、斑驳陆离的遗址隧道,聆听解说员的讲解,王宇的内心深受震撼:抗日战争期间,十几万中国劳工在日本侵略者的威逼下修筑虎头要塞,最终不是累死病死,就是被日军残忍屠戮。

“有国才有家!”走出要塞,王宇摸着胸前的国防服役章,巨大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作为一名边防军人,如果连军人的基本素养都没有,怎能为国家守好防!”

“边防军人的精彩,就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细细品味赵副参谋长这番话,王宇对眼前这名独臂军人心生敬意,心中暗暗发誓要当一名好兵。自此开始,王宇像换了个人一样,脚踏实地、争先创优,很快便从连队脱颖而出。第二年,他参加黑龙江省军区通信大比武,与战友们一路过关斩将,为团队力夺一面奖牌。

回到家乡,他的心中依然放不下边关

一个电话,让王宇的军旅生涯突然被中断。

2012年10月,准备留队的王宇接到父亲电话,得知母亲身患重病住进了医院。这让他内心十分矛盾:一方面,他在边防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舍不得脱下这身军装;另一方面,家庭的实际困难摆在眼前,自己岂能无动于衷。

“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养家,现在我长大了,也该轮到我为家里分忧了。”思前想后,王宇最终决定退伍回家,以尽孝道。可喜的是,在王宇的悉心照料下,母亲的病日渐好转,半年后便完全康复。

王宇退伍后,在当地警务部门找到一份协警的工作。当第一次穿上配发的警服时,王宇对着镜子敬了个军礼。他告诉记者:“那种感觉很特别,也很美妙,就像又回到了部队。”

在部队锤炼的过硬素质,让王宇很快便脱颖而出,成为同批协警中的佼佼者。2014年,王宇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在即将成为一名正式警察之际,王宇却毅然辞掉工作,准备再次参军入伍。

原来,王宇在一次退伍战友的聚会上得知,自己还有再次入伍的机会。他一夜未眠,第二天就在征兵网上报了名。

“二次入伍可以选择参军地点,你想去哪?”体检顺利通过后,当地武装部领导征询王宇的意见。

“西藏!”

“去西藏?那里是高原,条件特别艰苦!”

“我在边防干过,知道西藏最苦,但也最锻炼人!”

就这样,王宇成为雪域高原的一名普通戍边人。

走上高原,他申请到海拔最高的阵地守防

尽管进藏前王宇有了吃苦的心理准备,但高原恶劣的环境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从下飞机开始,王宇就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心慌气短、头疼欲裂、恶心呕吐等症状如影随形。在前往西藏军区某边防团的路上,几百公里不见人烟,连棵树都很难见到。

新训中,患上感冒的王宇自认为是小毛病不碍事,谁料“硬挺”几天后感冒愈发严重,最后倒在训练场。卫生队军医诊治后对他说:“你已患上高原肺水肿,再拖下去有生命危险!”王宇没想到小小的感冒,竟让自己到“鬼门关”走了一遭。

“选择了边防,就做好了吃大苦的准备。”有过一次在边防从军的经历,让如今的王宇变得更加坚强和乐观:“对边关的热爱,是我战胜一切艰难困苦的力量源泉。”

新训结束后,王宇被分配到有“西南第一哨”之称的乃堆拉哨所。上哨所不久,王宇就主动申请到海拔最高的阵地守防,但哨长祝诗璐并没有同意他的请求,因为哨所的传统是只有老兵才有资格守海拔最高的阵地。对此,王宇并没有放弃,他找到祝哨长软磨硬泡:“我有过一次从军经历,论兵龄算老兵了……”禁不住他的再三请求,祝哨长的态度也慢慢软化,最终为他破例。

祝诗璐向记者介绍道,乃堆拉的藏语意为风雪最大的地方,别看王宇现在戍守的这处阵地只比其他阵地高出百十米,但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域高原,海拔每高一米都有一米的牺牲奉献。

“一米的牺牲奉献”,只有身临其境才会觉得此言非虚。从哨所到阵地有一条321级的台阶,官兵们都称它为“通天梯”,台阶最大坡度达七十度。当记者从哨所前往阵地采访时,每向上走一步都觉得是一种挑战,没走几步就得小歇一下,一条台阶前后愣是歇了十几次。

可就是在这条“通天梯”上,王宇每隔几天就会全副武装来趟五公里。有人劝他不要太拼命了,在乃堆拉躺着都是为国家作贡献,可王宇却不这么看:“不练强素质,怎能守好边防?也就算不上合格的戍边人!”

在乃堆拉戍边两年多,王宇的脸庞烙上了“高原红”,受高寒缺氧的影响,他的头发比以前稀疏了不少,指甲也出现了些许凹陷。然而,王宇对这些毫不在意,他告诉记者:“只要部队需要、边防需要,我愿意一直守在这儿。”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