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那条溪流为你歌唱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高玄波 李国涛编辑:茶光中
2016-01-12 16:49

汽车在峭壁间凿出的公路上疾驰,2个多小时后,笔者走进西藏边防某团二连看到,2015年年终军事训练考核正在火热展开,在5公里跑课目中,官兵在一边是溪流、一边是峭壁的山路上你追我赶,“哗哗”流水仿佛在为他们加油助威。

二连坐落在峡谷之中,一条溪流从连队门前穿过,50多年来她养育了一茬茬官兵。山峰雪冠,寒风微拂,溪水叮咚,随着官兵动情地讲述,一个个戍边故事恍然如昨。

“生死巡逻路”是二连的一张名片,在西藏边防线距离最长、沿途最险、条件最苦。一条全长160公里,需攀行6天5夜,翻越5座雪山,通过72处栈道、激流、险滩、悬崖;另一条需徒步行军3天2夜,途经10余条冰河,37处要借助攀登绳,26处需架设悬梯,共有200多处危险地段。每次巡逻归来,官兵们听到那溪流欢唱声,总是感到那么亲切悦耳。

去年7月,连队组织D山口巡逻,新兵陆永根带的水喝完了,班长舒展将自己留存了4天的半壶水给他,而舒展渴得嘴唇干裂、嗓子直冒烟。回到连队,舒展直奔溪边捧起一口水就喝,洗把脸一扫疲惫。他告诉笔者,每次巡逻回到连队,他都要喝个够,那感觉如同琼浆玉液进口。

二连官兵和溪流特亲近,无话不谈。那年9月巡逻在即,班长杨祥国得知患癌症的父亲病危,但巡逻任务重、人手紧,他一咬牙,含泪踏上巡逻路。4天后巡逻归队,杨祥国接的第一个电话竟是父亲病逝的噩耗。他坐在溪边那棵千年古树下,一遍遍哭诉:“老爸,我对不起你啊!”

此后,杨祥国更拼了。戍守边关13年,他参加巡逻70余次,行程累计5000余公里,47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身上留下21处伤疤,因长期负重导致脊柱严重变形,身高比入伍时矮了2厘米。当杨祥国捧回二等功、三等功、全军爱军精武标兵、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全国卫国戍边英模等荣誉时,都要到溪边静坐一会儿,朝着家乡的方向,给天堂的父亲报喜。

二连官兵和这条溪流也有过“不愉快”。前些年,通往二连的公路经常塌方,所有补给必须到20多公里外的村庄肩抬背扛回连队。一次,“猪倌”莫华林背猪仔过河,猪仔在背上又踢又嚎,失去重心的他被卷进急流,过了一会儿,莫华林挣扎露出水面,一只手还紧紧地抓住猪仔,连长的心都提到嗓子眼,而他却“嘿嘿”一笑:“这条河和我感情深,不过是跟我开玩笑罢了。”

溪流上横着一座钢架桥,官兵称其“望夫桥”,盘算巡逻归来的日子,来队军嫂就会伫立在桥头,静静等候丈夫归来。2012年7月的一天,老连长余刚的妻子周琴在桥上来回踱步望眼欲穿,计划归队时间都过去2个钟头了,却仍不见丈夫的身影,心急如焚的她默默对着溪流祈祷,傍晚时分终于盼回巡逻分队,周琴跑上去拥抱浑身是泥的余刚,喜极而泣。原来,那趟巡逻路上突遇泥石流,官兵绕行了近3公里,延迟了返回时间。

去年9月,连队“尖刀班”班长白玛坚增成为准军官,这是继杨祥国去年破格提干后,连队连续2年有战士因巡逻表现出色提干。白玛接过杨祥国的“开路刀”后,每次巡逻都冲锋在前。义务兵谢厚毅翻越刀背山时,脚底踩滑,腿肚子被尖石划出好几道口子,白玛一路搀扶他走完了全程。去昆明民族干部学院报到的前一天晚上,白玛对着潺潺溪流说出心里话:“毕业后,我还要回二连!”

经历巡逻的生死考验,二连是官兵温暖的家。

3个多月前,山南军分区政治部干事罗三春到二连代职指导员,刚来的时候很不适应,面对绵延雪山,他甚至动过“向后转”的念头。听了战士们讲述生死巡逻故事,二连官兵成了他心目中最亲的兄弟,他也很快在峡谷扎下根。去年10月下旬,罗三春随队参加A山口巡逻,在这条最艰险的巡逻路上,他和官兵一起闯绝情谷、翻舍身崖、过老虎嘴,圆满完成巡逻任务,官兵纷纷对罗干事竖起大拇指。

听官兵说,每次巡逻前后,他们都会唱起刀郎的《永远的兄弟》,相互鼓劲儿。看着溪水奔流而去,笔者耳畔仿佛响起那熟悉的歌词:“是水一起趟,是火一起闯,生也相依死也相随,相依相随……”和着溪流的节拍,成为峡谷里最美的声音。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