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的笑

来源:战旗报作者:江浩编辑:茶光中
2015-12-22 16:24

那年夏天,突然传来爷爷病重的消息。集训结束后,我几经辗转再回故地,风景犹在,而我惊觉面前的老人已不再是我早些年记忆中那个难以靠近的模样……

“列哉风高仰万山,云空叶积马蹄艰,一为行省衣冠地,便是雄图锁钥关”,嘉靖时期文人周文化曾留下过这样的诗句,而爷爷的家,就坐落于此——“二十四道拐抗战公路”尽头的地方。

记忆中,爷爷爱坐在自家门口的老藤椅上,吐着烟、沉着脸,默默凝视着那蜿蜒的盘山路,从晨曦微露到月明星稀,有时一坐就是一整天。

小时候的我是极不愿意去爷爷家里的,不仅因为军人出身的爷爷家训家规严明,调皮捣蛋的我不自觉就撞了“枪口”,更多的是爷爷眉目紧锁不苟言笑,常让我有手足无措的慌乱感。

“爷爷不会笑么?”这是我从小的疑惑,也是惧怕爷爷的根源。渐渐长大后,从旁人口中听得爷爷的故事,这个问题才有了答案。

故事里爷爷还是名年轻的连长,热带丛林里,炮声震耳、子弹交错,他冲在最前头带着全连武装泅渡,但敌人的子弹无情,爷爷怒吼着却又无助地看着中弹的战友们被湍急的江水卷走……攻下高地后,三十多人仅剩四人!我不知道爷爷是怎样打下那场仗的,只知道在那以后的几十年间,他便固执地不再笑了。

周围人大都害怕爷爷的固执严苛,而在父亲口中,爷爷却也是一位慈爱会笑的人。30多年前父亲考取军校,收到录取通知书那日,爷爷换上一套整洁的旧军装,早早守在村子口,伟岸的身子在风中坚守挺立,眼神有力地望着那条盘旋于磨盘山间的蜿蜒公路。当邮差将通知书递到爷爷手里时,父亲说,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爷爷笑,那抹笑浅浅淡淡,父亲知道,那是爷爷的期许,也成为日后他坚守边防,默默奉献的原动力。

“浩浩,过来点。”爷爷的声音把我从回忆拉回到现实。昏黄的灯光下,我猛然发现,爷爷已不再是那个健朗挺拔、眉头紧锁的老人了,消瘦的脸庞让他平添了一份慈爱与亲近。爷爷颤颤巍巍地拉着我的手说:“到你这儿,咱们家出了三代军人,你要记住,任何时候别忘了军人的坚守!”爷爷用力握了握我的手,突然间,我竟有了一种时空回溯、年轮交错的感觉。

岁月淹没了祖辈父辈的青春,而我却正在延续他们的坚守。

爷爷静静注视着我。迎着他的目光,我站起来,挺直腰背,用一个标准的军礼回应他的期许。就在那一刻,爷爷饱经风霜的脸上绽放出一朵花,从前额到眼睛,从眼睛到嘴角,再从嘴角舒缓到脸庞的每一道皱纹,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他的眼睛里也慢慢放出光来……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