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的“军需官”

来源:战旗报作者:李钊编辑:茶光中
2015-12-08 15:57

有爱的“军需官”

——品读陈林长篇小说《格桑花开》

□李钊

一个有阳光的下午,军区联勤部军需物资油料部副部长陈林来到我办公室,递给我一本书:“送给你,有空看看。”望着他平静的表情,我伸手接了过来,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接过他递过来的厚厚的《格桑花开》,漫不经心地翻了起来,书名旁边的几个小字着实让我吃惊不小:陈林著。“是你写的?”“是的。”说实话,我的心顿时波浪汹涌,一部36万字的巨著,竟出自一个后勤业务干部之手。再抬头看他,依然还是那样平静。

陈林我很熟悉,格桑花我也很熟悉。上世纪90年代,我们就在一起完成过任务,那是军区组织的新颁发的《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培训。陈林在军需部工作,负责生活保障,我在组织部工作,负责日常协调。此后,我们也常有接触,也偶尔一起开会或出差下部队蹲点。在我的印象里,陈林是一个话语不多、做事踏实、业务精湛的后勤干部,怎么也没有把创作、小说、作家这些词汇与他联系在一起。再后来,我到西藏林芝军分区工作了3年,深刻地认识了那里的官兵,那里的边防,那里的雪山,那里的杜鹃,当然还有那里的格桑花。

送走陈林,我迫不及待地埋头读了起来。聂飞龙、夏雨轩、乔一、张力等一群西藏官兵的鲜活形象跃入眼帘,他们青春活泼、充满希冀、刚直不阿,他们笑对风雪高原、挫折困难、生死考验,他们带着梦想战斗在藏北雪灾现场、边关哨所、边防一线,用特有的绝对忠诚与家国情怀,抒写军人的使命担当和理想追求,那一组组跌宕起伏的战斗场景扣人心弦,那一个个纯洁无瑕的爱情故事让人忍俊不禁,那一段段诙谐幽默的语言表达让人手不释卷。也许是在西藏工作过几年的原因,我对书里故事的感受是那样的真切和真实,常常随人物的情绪而神魂游走、泪流满面、激奋不已,仿佛又回到了那神圣的雪山草原和风雪边关,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无疆的思绪久久难以平静。

写作是思想的对话和心灵的独白。陈林在西藏工作了13年,先后50多次进藏,他的心早已根植于那片高天厚土,那里是他取之不竭的精神富矿。人生需要回顾,精神需要滋养。陈林采用真实还原的手法,再现了那个时代西藏官兵的峥嵘岁月和青春风采,那里有他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和挥之不去的西藏情结,同时也有他事业追求的动人故事和美好向往的心路历程。每个人的路都很长,走一段回头看看,且行且思,鼓舞斗志,修补不足,荡涤尘埃,这样才能走得最好,走得更远。愚以为,这本书应该就是陈林对过往人生的盘点和梳理。

最令人佩服的是陈林的宁静与致远。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诱惑的年代,既有来自精神领域的挑战,也有来自物质世界的冲击,一些人迷恋于声色犬马,流连于歌舞升平,消失于推杯换盏,少数人失去了人生方向,陷入了罪恶深渊,成为了时代败类。陈林却与众不同,看淡功名利禄,把自己关进书屋,与清静为伍,同月光相伴,潜心创作,伏案疾书,一笔一画书写人生。人与人的不同在于思想,人与人的区别在于工作以外。在当下,能保持这般清醒和定力,能有这样的笃定和坚守,实属不易和难能可贵。

《阿甘正传》里有一句名言:我知道自己不够聪明,但是我知道爱是什么。陈林也许不够聪明,但他心中一定有爱。他爱这支军队,他爱西藏边防,他爱普通士兵。这爱,就是一个人的信仰追求。因为有爱,所以有了他的这部《格桑花开》。

格桑花是美丽的,她傲立雪山,装点大地;格桑花是坚韧的,她不屈不挠,宠辱不惊。追求无止境,山高人为峰。愿陈林像格桑花一样,依然默默无闻,顽强绽放,创造更加精彩的人生。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