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幸福

来源:战旗报作者:潘美四编辑:茶光中
2015-11-30 16:00

“回家的路,数一数一生多少个寒暑,数一数起起落落的旅途,多少的笑,多少的哭……”每当听着刘德华《回家的路》,我不禁想起了今年春节回家的幸福往事。

我与大多数军人一样,很少有时间回家乡。春节回家过年和二老团聚更是屈指可数,再加上兄弟姐妹八人都天各一方忙碌在各自的岗位上,尤其在建立了自己的小家有了孩子之后,总以各种理由取消回家过年的计划。但每当春节临近的时候,回家过年的愿望一直魂牵梦萦。2015年春节,带上一年的期盼和无尽思念,我携妻女从成都向广西老家幸福出发。

这是我在四川梦中常有的味道,带上爱人,领着孩子,以小家的名义和父母团聚,过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年。说起这次回家过年,我感到是最幸福和最累的一次。幸福的是自己的这个大家族在春节期间,借助这良辰佳节有利时机能团聚在一起,给老人以慰藉。累的是女儿越越只有1岁多、第一次出远门。

考虑到女儿还小,不让她太累和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我们选择了坐飞机,并提前做好充分准备。但一切都比想象中要好得多,女儿一到机场就本能地双臂抬起做飞机状,看来这是她心里幻化已久的场景,在家里坐几分钟的车程都不耐烦的她,长达几小时的风尘苦旅中居然那么听话,一点都没疲倦和烦躁,我想这是不是在冥冥之中幼小的她就知道了家的方向和回家的幸福呢?

飞机是下午4点起飞,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提前赶到了机场,换登机牌、安检、登机。找到座位后,我发现与妻女没有坐在一起,当得知我们3人是一家人时,坐在我旁边的中年男子主动与我换了座位,令我很是感动。第一次见到飞机的越越很是兴奋,我们还以为她会紧张和哭闹,谁知她自如得很,东张西望,对一切都感到很好奇。看着妻子和女儿那高兴样,我心里暖暖的。越越听着故事、吃着东西、喝着奶、耍玩具,感觉2个小时一会儿就到了,飞机准点安全到达。

刚一出机场,堂弟就热情地向我们挥手,简单几句寒暄后,我们坐上了他舒适的轿车,不由得想起第一次回家探亲,挤绿皮车、转大巴车、搭摩托车和步行才回到家的“囧途”经历。

一路上他话语不多,但提到家乡的发展变化时,他谈话的兴致就来了。通过与堂弟的对话我了解到,他做肥料生意和种植沙糖橘,每年可收入几十万元。堂弟反复重复的一句话就是:“党的政策太好了,申请贷款不费劲儿,最重要的是镇里的农技人员都很给力,有需要时一个电话,随叫随到!”

不知不觉间,车已到镇上,听着熟悉的乡音,看着新增的建筑,望着不变的山脉,心里很是兴奋。昔日弯弯曲曲的泥巴路、破破烂烂的小平房,不时还飘出燃烧柴火的呛人烟尘。如今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家家户户住上小洋楼,不知不觉间,家乡已然旧貌换新颜,生活越来越富足。

堂弟的车开得很娴熟,坐在稳稳的车里,我不由自主地把视线移出窗外,山青了,水绿了,荒山秃岭不见了,黄澄澄的果林扮靓山野。堂弟还告诉我乡亲们住上了小洋楼,喝上了清洁安全的自来水,用上了安全又方便的液化气,生活质量大大提高了。同时,村里还实行了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买农机国家有补贴、小孩上学有免费营养午餐,大家的日子也过得很滋润。

快到家的那一刻,心中总是压抑不住激动,此时此刻我多想早一点回到家看到父母,也想让二老看到未曾见过面的孙女。

一声车笛打断了我的思绪,定睛一看车子已开到家门口。听到车声,家人都迎了出来,弟弟和侄子急忙把车上的行李拿出来,父母就站在门口一直在等着我们的归来。他们最想看到的孙女已在妻子的怀里睡熟了,看着笑容满面的二老,一股幸福的暖流瞬间溢满全身。

然而,当看到父亲的腰身不如以前挺拔,母亲的身体也大不如以前,丝丝白发和满脸历经坎坷的皱纹,望着渐渐老去的父母,我真不知说什么才好,心里满是愧疚。可通情达理的二老却说:我们不图你们什么,只要你们都过得好啥都有了,只有个小小的心愿你们不忙时常回家看看。

春节在喜庆氛围下渐渐来临,除夕那天,我们贴对联、做团年饭、拜神,一家人欢天喜地,整个家庭沉浸在新春佳节的热闹气氛中。记得儿时的我们,缺衣少食,平时想吃一次肉都成奢望,平时想穿一件崭新的衣服也成为一种幻想,所以我们都期盼着大年的到来。如今,随着家乡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吃的穿的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黄昏,兄弟姐妹陆陆续续聚到了一起,一家人围坐在两个大桌上,其乐融融地吃着团圆饭。

饭后,我们四世同堂20多人照了一张全家福。家族队伍越来越庞大,家人在各地打拼,一起见面的机会很少,有时春节都聚不齐,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大哥笑着说,以后这张照片里的成员会越来越多,生活也会越来越幸福。

2月23日,假期快结束了,我就要返回部队了,家人都为我准备了很多家乡特产和小吃。临走时,他们都出来送我们,车子走出了很远很远,回头看二老还站在大门口目送着我们,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心里猛然酸酸的,泪水瞬间溢满我的眼眶。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