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沽秋水净有魂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桂柏编辑:茶光中
2015-11-30 10:44

秋树秋草秋如火,碧空碧水碧如洗。泛猪槽船于泸沽湖上,听摩梭姑娘的情歌随着荡漾的水波传向远方,拨淡了蓝天、白云、青山,弄乱了红树、绿荇、木屋,乱而又聚,如影随形,使人恍恍惚惚……

这是一个秋日,临湖的洛水村,有位唤为七珠的姑娘,伴我相游。我一一看到:这里的“走婚”,习俗很古老,不啻时尚;这里的“花楼”,眼里看着高,在心里不高;这里的“女儿国”,传得神秘,并不封闭;这里的“祖母屋”,很权威哩,来客倍亲切;这里的“猪膘肉”,很陈年呀很鲜香;这里的“苏里玛酒”,味儿纯,味儿绵;这里的“玛达咪”,很独一,很流畅……摩梭人的“家珍”无不迷我、诱我、馋我,但更挽我、留我、解我的,是七珠眼中、口中、心中的一泓秋水——

泸沽湖,镜也。

“我们摩梭女子经常来水边打扮呢。湖水像镜子一样,既照一个人的形,也照一个人的魂。”

“照魂?”

“是真的,只要你知道这湖是怎样来的,一切都清楚了。”

很久以前,村里有一个贫穷的摩梭小伙,以给人放羊为生。有一次,他上山放羊时,发现山洞里躺着条大鱼,看到小伙子饥饿难耐,鱼就让他割点自己身上的肉充饥。后来这事被村里的人知道了,一些人发疯似的渴望自己过上不劳而获的日子,于是来到洞口想把鱼拖出来。鱼反复求饶继而警告:只要自己离开山洞就会有灾难发生。但被贪念冲昏了头脑的人已经听不进任何话,鱼被拖出来了。正当庆贺天赐宝物时,洪水从洞里喷涌而出,瞬间淹没了人群、村庄。有个正在喂猪的母亲,赶紧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放在了猪槽上。儿女得救了,母亲却被淹死了,所以泸沽湖也被叫做母亲湖,所用的船也都是猪槽形的,也叫猪槽船。

“人世间,谁不知道照镜子,却往往忘记了选哪一面。老祖母说:以贪为镜,得到的必是灾难;以爱为镜,得到的必是希望。坐上猪槽船,横渡母亲湖,心中就能少些贪念呢!”

听得七珠如此说道,我正了正身,端坐猪槽船头,脸朝着水面,眼向着水中,心沉入水底,往那览无遗、瞥如澈的偌大镜湖里,望呀望,照啊照。我看水里的我是清爽爽的,水里的自己看自己也是清爽爽的。水上的我、水下的我,不禁对视莞尔,有言:欲正衣冠偏,且照泸沽湖;欲驱灵魂邪,亦照泸沽湖。

此时,船尾划水的七珠,船头照水的人客,也相对莞尔,似心语一处。

泸沽湖,净也。

“你看,宽阔的湖面、山上的秋树、岸边的木屋、停泊的船儿都像被洗过一样,就是袅袅的炊烟也干净纯洁,就是我们的灵魂也被洗过哟!”

七珠自夸起来,充满感情。是的!这里的人纯粹得就同泸沽湖水,一眼望到底、一睛看到心。

本族青年相爱,他们乐唱的一首本地歌曲: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体重不是压力,金钱不是能力,地位不是权力,感情才是动力……看,多率真,多直白!

客人来了,就请到最尊贵的祖母屋,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总之,心地特透明,特敞亮。

“天天用母亲湖来洗,难道还会不干净么?摩梭人都有信仰,我们在用信仰洗魂呢!”

“洗魂?”

我又一惊讶。她前言:照魂;现说:洗魂。这摩梭女子是越说越有品了。我抬起头,凝赏她。

有了信仰才会纯粹,纯粹的人也才真实、真诚、认真。唯真人,才会言行一致、表里如一,有所担当、有所成就。

我把两手浸到湖里,搓了又搓,洗了又洗。手,脏污的地方干净了!我把头浸到湖里,搓了又搓,洗了又洗。脑,脏污的地方干净了!我从湖里捧一把水泼到身上,又捧一把水再泼到身上,搓了又搓,洗了又洗。体,脏污的地方干净了!我把心投入湖中,让清流白浪冲儿冲、泡儿泡、濯儿濯、洗儿洗。倚水之力,乘水涅槃,重温复悟仁者、智者、觉者之思、之惠、之怀,在心灵深处搓啊又搓、洗啊又洗。魂,脏污的地方似纯净许多啦!

洗去那先天恶,洗却那后天罪,洗濯那人性真,洗纯那信仰立……面对泸沽一湖秋水,我“湖”言“湖”语起来。七珠姑娘且诧且乐,一把挽住我的胳膊,生怕我真投湖中、癫疯而洗魂去。

泸沽湖,静也。

万象皆归静。船在行,但是静的;桨在划,但是静的;水在涌,但是静的;草在摆,但是静的;鱼在游,但是静的;鸟在飞,但是静的;云在飘,但是静的;日在移,但是静的。我低头摸摸自己的心,心在跳,但也是静的……湖上,整个一片沉静!

天阴了,起雾了,一场秋雨不期而至。山峦、村舍、游客,一切都在烟雨中。莽莽苍苍、淅淅沥沥的雨声,把天地渲染得更加寂静。

“快到那儿去!”七珠打伞招呼我。坐进木楞房,烤着柴火塘,喝碗酥油茶,内心说不出的安静。

“静好处,能养魂。你想,是吗!”七珠紧挨着我,轻轻续了一句。她猜,我是认同的。

“养魂!是的。”我肯定。至此,我不敢小看近旁一个伴着泸沽湖水长大的摩梭小阿妹。

泸沽湖畔的摩梭人至今还保持着母系氏族婚俗,几千年了还未曾改变,即是在现代社会时俗猛烈冲击的今天也如此,颇有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恬然自得。“为什么要改变呢?”面对越来越多人的不解和惊奇,七珠姑娘这样回答。

是呀,摩梭人不怕变化,他们是在坚守祖先传下来的一份圣洁。正因为这样,所以才自为自足而愈甚。就像湖上海藻花,无论有人没人赏,花开花落自芬芳。

秋日短短,我行匆匆;秋水沧沧,我心汩汩。要踏上归途了,心中口中蓦然涌起诵起些许泸沽情思:一树繁花半岸柳,一池碧水半叶舟,一窗星辰半帘梦,一瓢月光半缕秋。

呵!不舍“阿夏”,不舍摩梭人,不舍泸沽湖,不舍那“镜—净—静”一泓碧色秋水。

镜水照魂嘞!净水洗魂嘞!静水养魂嘞!

七珠,我们再见……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