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嫂:有你一句“辛苦”,足矣!- 军报记者网

军嫂:有你一句“辛苦”,足矣!

来源:战旗报 作者:陈丽 编辑:茶光中 发布时间:2015-10-30 16:16

“嫂子,我们的排长可是团里公认的‘拆弹1号’,上得雷场、下得厨房,孝顺上进、责任心强,选择他,您绝不后悔!”2003年,第一次到部队看老彭,虽然战士们对他满是溢美之词,但我并没放在心上。因为,在我印象里,半天说不出几句话的他,除了一脸严肃,只剩下傻傻的老实。

还记得老彭第一次去我家,我提前就给他打了“预防针”。结果,他还是一五一十把家庭条件和在部队工作的性质全盘抖了出来。对于老彭的家境,我父母并没在意。可一听说他是“玩雷”的,反对我们交往成了他们的共识。

老彭走后,我把他是如何靠自己不懈努力,以过硬的军事素质和出色的工作表现,从普通一兵当上尖刀班班长,最后成长为一名干部的故事告诉了父母。“有上进心的人日子会过得不好吗?”我的坚持换来了父母态度的转变。在后来的相处中,我父母慢慢了解了他,认可了他。

2006年1月,我们走进了婚姻殿堂。结婚不到一周,老彭便接到部队维和集训的通知。为此,我们不得不取消蜜月旅行。虽然我很失落,但老彭却很兴奋:“老婆,我终于成为中国‘蓝盔’的一员!”

老彭去黎巴嫩维和的第一个月,杳无音讯。有一天,我的手机突然接到一个异国号码的呼叫。接起电话,就听到“砰”的一声。接着就是焦急地一句“这边一切安好,现在我必须回防空洞了”。

不到15秒钟的通话,成为我和老彭的第一个异国电话。战火平息,我才知道他当时的处境。那天给我报平安时,1枚火箭弹在离他不到100米的地方爆炸。老彭虽幸免于难,但3名执勤的战友都被炸伤。

10个月后,老彭回来了。他骨瘦如柴,眉间、脸庞多出好几道疤痕。我没有问,也没有提,因为我已经明白,他这趟维和之旅,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危险。

从那以后,我更加明白自己作为一名军人妻子的责任:不光要为他守住爱情,还要为他守好家、照顾好亲人。

老彭第二次维和的那年端午,我坚持要到老彭老家和公婆一起过。去老家前,老彭专门从国外给我发了一条购物清单。上面详细写着他们一家人各自衣服、鞋子的尺码,还有他父母和姐姐家小孩爱吃的东西。凭着这个清单,我采购了一大堆礼物。

开车行驶了9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老彭老家。晚上,一家人热热闹闹吃完饭后,我把礼物分给了每个人,大家都很满意。特别是婆婆,一个劲夸我有孝心,说我比村里好多人的闺女还体贴。山里人的勤劳朴实和大山一样厚实。为了节约用电,吃完饭大家就熄灯睡了。睡在老彭儿时的房间,我心里特别踏实。

为了不给公婆添麻烦,第二天我特意起了个早,但家里只剩我和婆婆两人。热气腾腾的土灶上,婆婆早已备好了香喷喷的早餐。

公公一早就赶牛犁田去了。一级级春水浇灌的梯田在朝阳普照下,折射出希望的光芒。我主动挽起裤腿和婆婆一起下田插秧。一棵棵秧苗在我们手里变成一排排直连两代人心灵的绿色线条。

“不错不错,城里媳妇还会干农活,彭大爷,你有福气啊!”田埂边,村里人的称赞,让我心里美滋滋的。这一刻,我才真正融入到老彭家。

人说结婚,就是不同路的两个人,下半生一起走一条路。但我们婚后的路好像依旧是各自的,只是多了一些交点和一个期盼中的美好终点。结婚10年来,我习惯了一个人做饭带孩子,习惯了一个人送孩子上医院看病。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足一年。记得女儿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她看到小朋友有父母一起接送,总会轻声地问我:“爸爸去哪里了?”我只能告诉她:“爸爸的工作很特殊,他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我们才没时间来接送你!”

其实,我也时常都在想:要是老彭此刻能在身边多好啊!但随着岁月无声流逝,我也渐渐明白家的真谛:只要彼此心在一起,不管他在哪,家永远都是我们最温暖的港湾。不求朝夕相处,各自平安就是最大的喜乐。

去年1月,老彭第四次维和归来。他跟我说:父母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维和这几年他也没陪父母过过春节,今年想回去陪他们。我欣然答应,备好了各种年货,一起回老彭家过年。

除夕,我和婆婆一起烧热水,老彭和公公亲朋一起宰过年猪。四周的鞭炮声,众人杀猪的场面,这个年好热闹。傍晚,夕阳西下,老彭带我到房屋后山看日落。我轻轻偎依在他厚实的肩上,静静地享受山间清风、呼吸养人的新鲜空气。

不知何时,一簇新开的山茶花映入我们眼帘。老彭顺手摘下最娇嫩的那朵,轻轻别在我的发梢:“老婆你好美!你辛苦了!”

天边的火烧云通红通红,把我的脸也映得红扑扑的。不知何时,一种浪漫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倚在老彭憨厚老实的怀里,默默地念叨:“有你一句‘辛苦’,足矣!”

作者:陈丽,系驻滇某工兵团工程师彭寿聪妻子

整理:陈银波 刘松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