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娃:守边防的爸爸爱爽约

驻藏某团军官周传勇对于戍边卫国的誓言从未忘记,但在儿子生病、过生日、旅游度假、赴藏探亲时,他却次次愧疚地爽约——

来源:战旗报 作者:李国涛 张伟 编辑:茶光中 发布时间:2015-10-30 16:08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周燕驰每次回忆起今年自己过12岁生日时的情景,心里总是美美哒,虽然没有奶油蛋糕,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用鸡蛋、面粉和水果罐头自制的生日蛋糕,同样其乐融融。

周燕驰的爸爸周传勇是西藏山南军分区某团军官,坚守边防20余载,与家人聚少离多。自从陪儿子过2岁生日后,之后每年儿子的生日晚会,周传勇嘴上答应着,却总因为这样那样的事由缺席。每次对着蜡烛许愿,周燕驰都希望爸爸能陪自己过生日,没想到十年之后才如愿以偿。

去年期末考试,周燕驰考得全年级第三名的好成绩,兴奋的周传勇答应尽快休假带他去旅游。没过几天,部队受领了边防巡逻任务,忙碌的周传勇很快把旅游一事抛掷脑后,再一次爽约了。对于周燕驰来说,这些他都习惯了,从上幼儿园到读初中,爸爸总有一千个理由不参加家长会。

让周燕驰很不高兴的是,自己第一次去西藏边防,说好要去接他的爸爸竟然也会爽约。2008年底,5岁的小燕驰跟着妈妈吴燕第一次踏上探亲路。本以为爸爸会早早地在机场等候,没想到出了机场,妈妈抱着他,踮起脚尖在接机的人群中反复扫描,一遍又一遍……直到接机的人群陆续散去,爸爸的身影都没有出现。

“大姐,你是不是吴燕?是不是周传勇的家属?”“嗯……”“他今天有事来不了,叫我来接你回去。”一个挺精神的藏族小伙子主动上前和吴燕打招呼。怎么办,走不走?吴燕拨打周传勇的电话,但电话那头声音甜美却无情:“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怀着忐忑的心情,吴燕记下了车牌号码,母子俩才勉强上车。

从机场到团部,要翻越3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在盘山路上颠簸3个小时。车子喘着粗气爬到亚堆扎拉山腰,吴燕头疼欲裂、全身酸软、恶心呕吐,刚想把头伸出窗外,又猛地缩了回来,狂风裹着雪粒拍打在脸上,针扎似的疼。翻过两座雪山,天色逐渐变暗,最危险的“鬼门关”就在眼前,尺厚的积雪,狭窄的路面,连续的急弯……吴燕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儿,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双手死死地抓住扶手,手心直冒汗。见状,藏族司机冒出一句话,比车轮子底下的雪还冷:“嫂子,抓得再紧掉下去都是一个样。”小燕驰却安慰道:“妈妈别怕,有我在。”

一路风尘。晚上11点多,母子俩带着满身疲惫住进了团部招待所,却怎么也睡不着。此时,距离团部40公里外的二连驻地,手机信号中断,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周传勇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突发山体滑坡导致道路中断,他试图翻越雪山出山,却被连长一把拉住:“不想活了!耐心点,明天推土机就能打通道路!”

第二天路一通,周传勇就坐车直奔团部。车子还未停稳,他打开车门冲进招待所,看着妻子搂着孩子和衣躺在床上,一脸愧疚:“对不起,我迟到了!”

周传勇不仅习惯性迟到,还习惯性缺席。妻子吴燕分娩提前,手术需要家属签字,但周传勇正在执行紧急任务无法赶回。儿子刚出生不久得了黄疸性肝炎,吴燕拖着刚生产完不久羸弱的身体,抱着儿子奔走在各个医院治疗,而周传勇却在千里之外的边防。最终,儿子的黄疸性肝炎在连续输液一个多月后痊愈,这让周传勇感到十分愧疚。

周传勇长期不在家,小燕驰很快成长为家里的男子汉。妈妈吴燕经常出差,他就一个人学着烧水、做饭、洗衣服……有一次吴燕出差回来,身体不适躺在床上倒头就睡着了,竟然忘记接小燕驰放学,等到醒来慌忙穿起衣服准备出门时,突然听到厨房里咣咣当当地响个不停。有贼?吴燕警觉地拿起门后的木棍摸到了厨房门口,定睛一看,原来是小燕驰在做蛋炒饭。纤细的小手握着个大炒锅,另一只手正用力地翻着饭,油烟熏得他睁不开眼睛……

看到这个情景,吴燕手里的木棍一下子掉在地上……周燕驰转身看了看妈妈,眨眨眼说:“妈妈,你太辛苦了,今天就由我做饭给你吃……”吴燕泪如雨下。

身在雪域边关的周传勇欠下了一笔笔亲情账,工作上却取得了骄人的成绩:20多年来,他所带的单位年年被评为先进,本人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爱军精武标兵,并荣立了三等功。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