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湖上有名的兵

来源:战旗报 作者:韩沛 宋朝华 李国涛 编辑:茶光中 发布时间:2015-10-16 16:11

矗立在云端之上的西藏山南无名湖哨所,海拔4500多米,自然条件异常恶劣。所谓“无名湖”,其实也就是几个浅浅的水塘。这里既无秀丽的风光,也无壮观的古迹。寂寂无名之地,之所以能被人所知,只因这里驻守了一群可爱的边防军人。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在冰峰雪岭挥洒青春,展示出新一代革命军人的好样子。

张俊奇:边关“雪山飞狐”

下士张俊奇喜欢练武,近乎痴迷。那年冬天,大雪席卷无名湖哨所。守哨官兵都用大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有张俊奇独自在雪野里赤身练拳,看得战友们瞠目结舌。哨所的雪,哨所的石头,都是他练武的道具。健身器材因被他“摧残”,大大降低了使用寿命。

张俊奇当兵前获得过山东省枣庄市56公斤级散打比赛冠军。在连队,他能同时对付8名挑战者。现在跟他学散打的战友已经突破40人。

武艺高强的张俊奇还救过战友的命。一次巡逻,大家拉着几条攀登绳过陡崖。战士肖栋欢突然脚下一滑,人往崖下坠。在他身边的张俊奇出手迅速,左手一把抓住肖栋欢。巨大的惯性使两人下滑了好几米。脱险后,瘫坐在地的张俊奇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掌,已被勒得满是血泡。

如今,张俊奇已当上了哨长。凭借出色的武艺,他带领战友们圆满完成了各项任务。战友们也非常佩服这位“武林高手”,把金庸小说中大侠胡斐的绰号送给了他——边关“雪山飞狐”。

汉丽强:吃苦就到最苦处

用狙击步枪打武装直升机,这是下士汉丽强的最新创意。

这战法似乎有些异想天开。团里一名参谋问道:“为啥不用高射机枪?”汉丽强答道:“无名湖海拔4500多米,最高战术要点超过5000米,多数时候直升机是在脚下峡谷飞,咱们是居高临下,狙击步枪的射程,足矣!”

“不愧是大学生士兵,脑子就是好使!”参谋向汉丽强竖起大拇指,同时又替他感到惋惜:这小子脾气犟,机关不愿待,非要回无名湖哨所。

汉丽强是今年大雪封山时闯进无名湖的。攀悬崖、越深沟、爬冰山……山下干部让他徒手上去,他却背了20多斤的书上路。

山上的苦,汉丽强早有见识。他还是新兵时,就守过无名湖哨所。那年冬天,室外的积雪比人还高。一阵大风袭来,窗户被击碎,玻璃渣子飞溅一地,紧接着学习室的铁皮屋顶也被掀翻……

汉丽强就是冲着这苦来的。2010年,他辞去高薪工作来到西藏边防。今年3月,他又离开了团军务股,回到无名湖哨所。汉丽强这样解释自己返回无名湖的“动机”:我们这一代,吃的苦太少。有机会吃苦而不去,是人生的遗憾。

陈桂华:万能修理工

听说中士陈桂华要调到团机关了,战友们都拉着他的手,一万个舍不得。

陈桂华负责维护连队程控机房。光端设备操作,他无师自通;边境监控系统运用,他了若指掌。最牛的是他还有一手修理绝活儿。去年连队冬囤猪肉,冰柜出现故障。大雪封山,坏冰柜送修不了,好冰柜又送不进来,大伙急得抓耳挠腮。陈桂华一撸袖子,径自走向坏冰柜。他认真研究了一下电路图,从旧电视里拆下几个电容、电阻换上,居然让坏冰柜“起死回生”。

陈桂华就爱干这种修修补补的活。一次,发电机水箱漏水,远离城镇的哨所哪能找到垫圈。陈桂华灵光一闪,把鼠标垫铰了当垫圈。装上后,发电机又轰隆隆地响起来!

前不久,一位团领导到连队蹲点,“相中”了陈桂华,决定调他去团机关工作。到了机关,生活条件会改善不少,但陈桂华依旧舍不得离开哨所。因为,这里有他最亲密的战友,有他最美好的青春。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