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戒

来源:战旗报 作者:盛华 编辑:成都分社 发布时间:2015-05-12 10:41

阿佤山的夜,宁静而寂寥。

皎洁月光下,忙至熄灯号响的张华终于得空坐下,小心翼翼地掏出那枚子弹壳,专注地用三棱锉刀锉起来。

60多个夜晚,他重复着这个过程,直到子弹壳一面终于磨出了缺口。

相恋8年,在边防部队当排长的张华能够给予未婚妻罗姗的,似乎只有千里外这份默默的思念。

连队驻扎在一个偏远贫穷的佤族村寨,方圆百里唯一称得上繁华的地方,就是那个叫孟定的小镇。对山外的世界,张华似乎没太多憧憬——一次外出办事,他走了13公里山路才“幸运”地搭上一辆佤族老人拉柴的马车,坐在柴堆上的他紧紧抓住捆柴的麻绳,才避免摔下车。此后,又等了一个小时才坐上中巴车……所以每次罗姗提出来队探亲都被拒绝了,他总推说等忙过这阵子自己去看她。

“这阵子”是多久,张华说不清。是参加完野外驻训?还是值完这轮班?亦或结束这次巡逻?他知道,“这阵子”其实就是个让人期待而又遥遥无期的时间概念,自己只是为给她一个心安。

坚硬的子弹壳上,每锉一刀都那么吃力,可一想起罗姗的付出,张华就感到手上充满了力量。

两个月前,罗姗父母接连患病,在最需要肩膀依靠的时候,张华外出执行紧急任务。连续七天电话无法接通,可归队后,他手机上却只有一条短信——谁让自己爱的是一身戎装的你!

不小心,食指被锉刀磨出了血,渗进了弹壳的碎末。张华却毫不在意,只想着要用亲手打磨的戒指迎娶这位好姑娘。

罗姗23岁生日那天,张华带队巡逻。一路穿丛林、攀悬崖,身上的迷彩服被汗水浸湿又被山风吹干,直到晚上8点才回连队。可电话里,张华还未来得及道声祝福,罗姗就让他赶紧休息……

老实的他不知道如何回报她,只在每个夜晚打磨着这枚戒指,直到终于磨出一颗锃亮的桃心……

可戒指的尺寸怎么确定?许久没见罗姗的张华身边只有两人多年前的一张合影。于是,他比着卡尺来回测量,再对照自己的手指用比例换算。

那天,当罗姗收到这枚独一无二的戒指后,泪如泉涌。这枚凝聚着他所有柔情和歉意的婚戒尺寸竟刚好合适!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