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5300米,我在坚守

——来自西藏军区部队培养“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的报告(灵魂篇)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记者 郭丰宽 编辑:茶光中 发布时间:2015-03-20 16:13

图为宗山观察哨官兵正在执勤。刘有飞 摄

登上海拔5300多米的地方,我们仰望什么?

宗山观察哨,海拔5312米,这是一个连越野车都爬不上去的地方。一代又一代军人为了履行好使命,不惜用生命向大自然挑战。

60年代,上级考虑到哨所运送给养物资的需要,为他们编制了几十头牦牛,但这些身强力壮的“战友”上哨卡不久,便悲壮地相继倒在恶劣的环境里。前几年哨所又迎来了越野性能良好的勇士车,夏天它们在山下还能慢慢爬行,天寒地冻的冬天大大缩短了它们的生命期。惟有我们的战士,顽强地生存下来。

32岁的哨长徐国江,1997年抱着当兵两年就退伍回家的念头走进军营。在远离喧嚣都市的哨所,他纯洁的心灵一天天净化,人生的航向一次次校正,飘遥的信念渐渐坚定,高尚的灵魂不断升华。他缺陷的精神之“钙”越来越充实。

而在高原的10多年里,他的头发越来越少,高原的风霜把他侵蚀的足有40岁。两年前妻子看他身体越来越差,心痛地讲:“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和孩子想想呀,还是早点回来吧?”他却说:“选择了西藏就选择了奉献,选择了边防就选择了坚守。”

哨所驻地岗巴县,藏语意为“雪山脚下的村庄”,极目之处看不到一棵树,一片绿色,一线生命的迹象。一批批如同徐国江一样的战士,在“生命禁区”创造了人类的奇迹:在风雪边关把象征祖国尊严的五星红旗高高地插在喜玛拉雅山上,挡住了侵略者的脚步。19世纪,英帝国主义曾两次从这里入侵西藏,迫使旧政府签订下耻辱的《拉萨条约》。

但谁又知道,今天的边防军人,为完成使命他们让生命承受着超负荷的重负,他们的精神和信念早已超越了世俗的境界,他们对党和人民、对祖国,对军人职业的信仰,透露着一种超越宗教的伟大的虔诚。

重任在肩,他们只想埋头向前。风沙嚼碎了,咽下;寒冷嚼碎了,咽下……他们咽下无数苦果和痛楚,无怨无悔,留下一个个动人的悲壮和崇高的故事。

昆木加哨所战士陆永刚,巡逻回来的路上体力透支,躺在战友怀里大张嘴巴,像是要吸尽空气中的氧分子。但氧气太少太少,他的生命之钟定格在了18岁。

炮兵某团副团长刘剑在高原坚守23年后带着一身病回到家乡,不久又把自己18岁的儿子送进西藏。有人问他,你“赚”了一身病还要儿子重蹈覆辙?他笑笑说:“要是因为这离开西藏,谁还去守边关?”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历久弥新,这就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康德这句话在我心中藏了很久,直到今天才真正读懂。

战士们口中的绝壁哨所拉则拉哨所。李国涛 摄

这就是西藏军人。“没有牺牲奉献精神,没有信仰,你根本无法生存下去。”边防某团政委李广友的话,让我渐渐明白,为什么有诸如李素芝、彭燕、杨祥国等那么多优秀的人到“生命禁区”奉献青春甚至生命:原来浩瀚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是一群有着崇高理想并为之付出努力一直追寻着的人心中的梦想之花。

忠诚使命。刘有飞 摄

风雪阻碍不了我们为祖国执勤放哨。刘有飞 摄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