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颜色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杨彪 编辑:成都分社 发布时间:2014-10-23 09:38

海拔4390米,这就是邦达。

邦达是什么颜色?

大多数的日子里,邦达是白色的,然后就是沙石的褐色--那是“生命禁区”的颜色。

我1991年的3月就到过邦达,那时满眼都是白色。虽然成都已是春色满园,邦达依然银装素裹。在邦达兵站,我们吃的是罐头和干菜,入夜头疼欲裂,难以入眠。那时的邦达兵站留给我的是“白色恐怖”。两年后,我再次到邦达兵站,在兵站干部宿舍里,发现罐头盒做的花盆里,有点点绿色。当时,一个干部告诉我说,一不留神,这点绿色就要被严寒抹掉。说完,这个干部愣愣地盯着罐头盒,那眼神充满对绿色的渴望。

从那时开始,邦达兵站的官兵向白色和褐色发起了挑战,决心用青春把邦达染绿。

可兵站坐落在数十座雪山组成的怒江山脉风口上,年平均气温零下15摄氏度以下,最低气温超过零下35摄氏度,年冰雪期长达6至7个月,空气含氧量只有内地的57%,是川藏线上冰冻期最长、条件最艰苦的兵站。要把这样的地方染绿,也只有穿着绿军装的解放军才会有这样的胆识和气魄。

这群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邦达军人,说干就干。他们把自己所有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从内地带来土壤,用温水保湿,给树儿穿“棉衣”……年纪最大,38岁的兵站站长任勇说:“那时,邦达兵做梦都在种树!”同时,他们用4个月在冻土和石滩上建起了邦达历史上第一个温室大棚,并种下了白菜、菠菜西红柿等10多个品种,播下了的第一片绿色。

我这次在邦达,认识了炊事班长邹世明。他2002年就来到邦达当兵,第一件难事就是如何把树种活。12年的邦达岁月,他用金子般的青春把邦达一点点染绿。一棵又一棵,死了重新种,至今已种活了300多棵,染出了一片绿色。今年底,他就满服役期了,可他舍不得这些树,要求再照顾这片倔强的绿色几年。

炊事班长邹世明和他的树在一起。

我看着他乌紫的嘴唇,握着他满是茧、指甲有些凹的手,鼻子发酸。我答应他,向兵站部领导反映,满足他的愿望。

今年第三趟上线的兵站部翟风竹政委,听了我的介绍后,立即表示:“我就是要把能干事,想干事的官兵留在川藏线。邹世明这个班长我熟悉,家在陕西安康,妻子一个人在老家做小生意带小孩,但非常支持他的邦达事业,我们保证把他留下来,同时要照顾好他的健康。”

兵站部政治部副主任彭必军告诉我,目前邦达兵站最小的兵张明洋,只有18岁,但都报着把邦达染绿的梦想。 近10年来,邦达兵站官兵奉献青春建功立业,有3人立了二等功,11人立了三等功。

所以我说,青春是什么颜色?在邦达,就是一点点延伸的绿色。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