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竹卡那棵树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解放军报记者杨彪手记 编辑:成都分社 发布时间:2014-10-20 08:41

如果是一对恋人走川藏线,到了竹卡一定会发生点什么;如果是诗人走川藏线,竹卡一定会令他诗兴大发;如果摄影家来到这里,他晚上一定会去拍星星……藏在大山间的竹卡,就是这么神奇,就是这么梦幻。

竹卡的梦幻恐怕首先来自造物主,也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周遭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大山间,突地造出一块海拔只有2600米的飞地来,而且让它紧挨着一泻千里,奔腾不息的澜沧江。

竹卡东靠高差达1769米的拉乌山,西偎高差达1298米的觉巴山,与稍远一点的东达山高差2498米。站在兵站停车场往外看去,竹卡就象安坐在飞行的高原大鸟背凹上一样,一直在蓝天下自由自在地飘着。

我对竹卡兵站的牵挂,源自一棵树。

那是2005年的九月,我随解放军报时任总编辑孙晓青来到这里。同行的还有川藏兵站部副部长魏大祥,时任成都军区联勤部宣传处处长刘道国,兵站部宣传科科长雷辉刚等。我们一进入竹卡兵站,迎着澜沧江吹来的热风,都有一种莫名的亢奋。孙总编对澜沧江更是怀有浓厚的情结,走在江边,一下就回到澜沧江下游--西双版纳的知青生活。晚餐时,恰巧又碰到兵站站长学声乐的弟弟来看哥哥,席间他亮开嗓子唱起歌来。歌声在山间回荡,升华了我们一路对高原的观感。当晚,孙总编给我们临时出了篇命题作文“放歌高原”。

第二天早上,为了绿化美化竹卡,我们在兵站栽下了棵半人高的柳树。浇了水,培牢了土,我们才恋恋不舍地西去。

此后,每年我都在牵挂着竹卡的这棵柳树,不时托上线的朋友到了竹卡瞅瞅它。

今天,当我再次来到竹卡时,时光飞逝,已近10年了。一下车,我就回忆着来找这棵树。

在我们当年种树的地方,如今已站立着一排杨柳树。我根据记忆和感觉,找到了那棵梦中的树。

合影照相后,我又浇了一次时隔10年的水。

夜深人静,我又独自来到树旁。如今这树有我两三个高了,星光下,摇曳着多姿的身影。在繁星如盖的夜晚,借着澜沧江的风,它似乎在向我诉说高原成长的艰难经历,似乎在告诉我兵站官兵的精心呵护,似乎在悄悄告诉我,时光易逝,要珍惜生活,似乎在说:没有爱,我活不了,也长不大!

就在我写完此文时,收到了孙总的短信:“魏部长把你在竹卡拍的照片转发给我,才知道你又上线了,辛苦啦,一路平安!照片上的柳树长大了,我们一起走过川藏线的难忘经历一晃过去十年了。我已退休,阿彪还在高原奋斗。加油!保重!”看完老社长的短信,我流泪了。10年前跟随社长的川藏线行,注定是照亮我人生的一次旅行。因为我在生活中找到了人生的榜样:象孙社长那样低调为人,清廉做官,踏实干事……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