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追踪李素芝】之四:风雪中,我读懂了父亲的艰辛

发布时间:2012-02-05 21:25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记者 郭丰宽

核心提示:

图为李楠看过病人次仁旺姆后与李素芝交流病情。张 震摄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2月5日电(记者 郭丰宽)李楠,李素芝的女儿,现任西藏军区总医院牙科医生。

采访李楠前,一些人告诉我,这个孩子有点不懂事,今年已30岁,还很少叫李素芝“爸爸”。

原因很简单,在她成长过程中,李素芝忙的很少回家,父女缺少交流沟通。

今天上午,记者路遇李楠聊起此事,却感觉完全不是传说中那样。

过去,李楠的确很少叫李素芝爸爸。李楠对李素芝态度的改变,得益于2002年她毕业后在西藏军区总医院参加工作。

生活在一个院子里,父女却很少在家里相见。李楠碰见他不是在病房里,就是在工地上,或是在办公室。

对李楠触动最大的,莫过于每次巡诊。她说既是对自己灵魂的洗礼,又是一次加深读懂父亲艰辛和不容易的机会。

2日下午,“流动医院”在革吉县雄巴乡巡诊时,一位藏族同胞说自己右脚指丫疼痛很长时间了,请李素芝帮忙诊治。说着他脱下藏式皮靴,把脚放在李素芝腿上。

牧区的藏族同胞生活卫生意识较弱,加上饮食缘故,本身就带有一种多数人不习惯的味道。他把鞋脱了,那股异味顿时充斥着整个屋子。作为一名女性,李楠说我当时难受的劲说不清,但他没有流露出一点反感。

李楠敬佩李素芝的敬业精神,更佩服他和西藏各族各界人亲如兄弟的那种融洽。

大年三十上午,医疗队走进林周县达隆寺,僧人见了李素芝就像见了自己寺里外出回来的人一样,围拢上来问长问短。李素芝认真为每名僧侣检查身体,填医疗表,发放健康证。尔后,全院僧人吹起长号,念经起佛做法事,保佑他们巡诊一路平安。

临行前,寺庙主持、17岁的仲夏活佛向他行佛教礼仪最高礼节——对头。医疗队要离开了,全院喇嘛又一次吹起长号,敲起大鼓,为他们送行。

那种情景,李楠难忘。更让她难忘的,是从寺庙出来不久,车子陷入雪潭,李素芝第一个跳下车,带领人员挖雪推车。为了避免后面的车队在此出现险情,李素芝站在风雪中,指挥每一台车谨慎通过。

李楠坐在第三台车上,当她从父亲身边经过时,看到寒风中他那瘦小的身材,李楠鼻子一酸,此刻,她似乎读懂了父亲为什么很少回家?读懂了他头上的白发为什么越来越多?读懂了他看上去为什么越来越苍老?

读懂父亲的李楠,在生活中渐渐流露一个女孩子天生的细心。龙年新春,她送给父亲一件背心作为新年礼物。她说:“背心代表连心、贴心、暖心。我们父女虽然在一起,可有时一天也很难真正见上几面,它表示着我们永远心连心。”

知父莫如女。李楠看到李素芝每天晚上睡觉前有垫枕头靠床背想问题的习惯,就用半年时间给他绣了一个靠枕,上面写着“老爸,身体健康”,中间是个“心”形。

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郭淑琴说,李楠当面的确少叫李素芝“爸爸”,但背地里她叫了千万遍。每天回到家,她总会说:“妈,我爸如何如何……”不当面叫,是女孩子天生矜持,加上小时候叫的少,时间长了就好了。

打断骨头连着筋。人世间的骨肉亲情,岂是仅叫几声爸爸?

今天上午,在“流动医院”驻地——阿里革吉县人民医院,一名叫次仁旺姆的患者说肚子痛了很长时间,找不到症结,请李素芝帮忙诊断。

李素芝听诊后说:“李楠,你过来看一下。”李楠搓搓手,上去按按肚子疼痛部位,逐一问询后没急于下定论,而是扭头问李素芝:“这是怎么回事?”

“她动过手术,属胆囊结石束后并发症……”李素芝告诉李楠,这种病需要长时间的疗养,不是吃几次药就能根治的。

窗外,狂风刮起昨夜飘落在地上的雪屑,肆意地摔打在玻璃上。屋内,他们父女交流的却是那么畅快。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