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追踪李素芝】之三:陪着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发布时间:2012-02-04 20:35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记者 郭丰宽

核心提示:

图为郭淑琴(左二)协助李素芝做手术 (党庆 摄)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2月4日电(记者 郭丰宽)缺氧头痛走路喘气,天寒地冻睡觉穿衣,没水没电无法洗漱……

这是李素芝的妻子郭淑琴对自己这段时间生活的真实描述。

今天上午,在海拔4593米的西藏革吉县人民医院,李素芝带领各科室负责人,逐个病房检查,看有无疑难病例,再确定进一步的治疗方案。

郭淑琴走在最后,一言不发。遇有妇科方面难下结论的问题,她就主动站出来协助解决。

在2 号病房,一名叫格桑的7岁小女孩躺在床上,李素芝和几名医生看过后,一时难下结论。

“郭主任,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妇产科医生黄莉莉从耳上摘下听诊器,问郭淑琴。

“嘘—嘘—”郭淑琴走上前把双手捂在嘴上吹两下,又搓了搓,然后放在女孩的肚子上轻轻揉着。约过两分钟,她拿过听诊器放在自己脸上,感觉不凉了,再把听诊器放在小姑娘的胸上听诊。

“她的情况有点严重,最少有两种病,一是先天性心脏病;二是‘畸胎流’,即当时母亲怀是双胞胎,分离不到位……需要动手术。”在场的医生静静听她最后的结论。

今年56岁的郭淑琴是西藏军区总医院原妇儿科主任,1993年转业回老家工作,是妇科病方面的专家。去年退休后,她到总医院无偿支援妇产科工作。

“大姐,你这么大年龄了,为何跟着受这罪?”记者看她一时不忙,上前和她聊起来。

“很好呀,这个春节我感觉真幸福,过的很有意义。一家四口能在一起,我认为是最幸福的事。”郭淑琴满脸透露着兴奋劲。

她说,过去自己在大连老家,李素芝在西藏,谁也照顾不了谁。一个女人长期支撑一个家庭,艰难程度没经过的人是想像不到的,特别是在需要男人的时候他不在,就埋怨他。有两件事我终身难忘:

一次冰箱坏了,找不到人帮忙修,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发现全化了,当时一个人坐在地上哭。

这些还好,想一想也就过了。一个女人被人误解作风问题,那是最大的痛苦。我转业在单位上班,李素芝忙的很少回家,时间长了别人在后面议论,怎么从没见郭医生的丈夫回来呀,是不是她有作风问题被老公甩了?说闲话的人太多,那些风言风语能把一个人淹没,1999年只得辞掉工作回家待业。

郭淑琴声音突然变得哽咽起来,委屈的泪水滑下脸膛。那几年我受的罪,只能一个人扛,最坏时还产生了极端想法。

后来,我渐渐理解了李素芝,他不是不回家,而是回不了家;他不是不要我,而是藏族同胞更需要他。这次陪他巡诊,对我触动很大。

大年初三在班戈县,李素芝5年前帮治好病的一位藏族同胞看见他,激动的拉住他的手不放。突然他跑回家拿来一双手套,说李素芝的手太冰凉,送给他暖手。

两年前李素芝在尼玛县中仓乡巡诊,检查到一个叫丹增旺姆的5岁小女孩患先天性心脏病,当时由于身体状况不能做手术。这次他专门对现已7岁的丹增旺姆进行复查和健康检查,并根据实际情况为其出具了免费医疗证明,要其尽快赴拉萨动手术。

两件事,让我看到的是藏族同胞对他的热爱和一个男人负责任的精神。每到一个地方,老百姓对他的那种热情和欢迎场面,我都要流泪。

但他每天早出晚归,做大量的事,我看着他累,心疼呀。毕竟一把年纪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求,只要他平平安安,就是我们一家人最大的幸福。可他视工作如命,干起活来风风火火,我阻止不了他,只能支持他。

下午三点,李素芝要为4名重病人手术。记者看到,郭淑琴换上无菌衣,随他走进手术室。

手术台上,李素芝主刀,郭淑琴作助,一个人用刀,一个人用剪,旁边的护士和另外两名医生有序地配合着。

两小时后,手术结束,郭淑琴为李素芝递上一杯开水说:“来,喝两口休息一会。”

她的言行,让记者想起两句话,谁云女人痴,谁解其中味。

记者明白,作为女人,作为人妻,她要的,不是高档住宅、豪华小车、名牌服饰,而是自己的男人平平安安,是一家人和和睦睦。

一阵冷风吹起郭淑琴额前的散发,站在走廊上的她脸上露出疲惫过后的幸福感:能陪着丈夫,为他做些事,分些担,那就是幸福。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